主页 > W蹭生活 >沙乌地阿拉伯开第一枪,美页岩油产业撑得住低油价? >

沙乌地阿拉伯开第一枪,美页岩油产业撑得住低油价?

发布时间:2020-07-20   来源:W蹭生活    
沙乌地阿拉伯开第一枪,美页岩油产业撑得住低油价?

全球油价直直落,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将在 11 月 27 日集会,各国都引颈期盼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沙乌地阿拉伯的动向,2014 年 11 月 3 日,沙乌地阿拉伯出手,将 12 月销往东亚轻原油价格较 11 月调高 95 美分,然而,却把销往美国价格较 11 月调降 45 美分,如此差别待遇,出乎油国组织各国意料之外。

产业界视为沙乌地阿拉伯正式向美国页岩油开出第一枪,全面宣战,将不惜大打价格战与美国页岩油争夺美国市场市佔,不仅造成国际油价进一步下跌,也让产业界及投资者对页岩油产业的未来忧心忡忡。

若沙乌地阿拉伯真的向美国页岩油开战,产业会受影响多大?美国页岩油产业的确有其弱点,而这些弱点其实正来自于其成功之道。

美国中小企业创造的页岩油奇蹟

美国之所以能成为页岩油蓬勃发展之处,可说是自由市场下的典範,美国有于利于中小石油企业发展的环境与制度,在美国,任何个人都可拥有土地下方的採矿权,这使得中小企业能取得土地,或是取得地主授权之后,就能开挖,但在其他国家,如墨西哥,地下所有矿权全数都属于国家所有,因此过去只有墨西哥国营石油公司能够予以开採,直到墨西哥体认到美国的成功经验后,才开始打算开放让私人企业进行探勘。

而国营石油公司,与大型石油公司,过去对页岩油的态度都相同:认为没有开採价值。大型公司容易墨守成规,因此,美国这波页岩气、页岩油的成就,几乎都是建立在甘冒奇险的新创中小企业之上,无数蚂蚁雄兵新创企业在不同地质、试验不同技术组合,试图出奇制胜,前仆后继,在「天择」之下终于试验出成功方程式,而这建立在美国採矿权制度上,也是为何页岩油、气至今仍是美国独有现象的原因。

但以中小企业为主的产业型态,也构成了美国页岩油产业的弱点。

大型石油公司的财务相当坚实,以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来说,每年现金流不仅足以支付所有资金投资,还有 200 亿美元的雄厚资本在手,即使一时油价下跌导致营收下滑,也不至于影响营运能力,而能老神在在,也因此 2014 年艾克森美孚股价仅下跌了 7%。而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的负债仅为其税前息前折旧摊销前获利(EBITDA)的 0.3 倍,也仅佔其企业价值(enterprise value)的 9%。

资金、产量埋隐忧

相反的,许多页岩油中小企业,资金流就不这幺稳健了,资金往往靠贷款、公司债周转,而页岩油开採成本视地质而定,若在较佳地质,可以低到每桶 50 美元,但一般认为约在 70 到 80 美元左右,当油价从 100 美元下滑到 80 美元以下,获利可说归零,而即使位于较佳地质的业者,获利也大幅缩水,使得债务相对于 EBITDA,以及佔企业价值的比例暴增,如快捷能源(Swift Energy)的债务 EBITDA 比就飙升到 3 倍,佔 80% 企业价值;沙脊(SandRidge)债务 EBITDA 比升到 2.6 倍,佔企业价值 51%;EXCO Resources 债务 EBITDA 比升到 4.3 倍,佔企业价值 83%;大猎人资源(Magnum Hunter Resources)债务 EBITDA 比升到 4.8 倍,佔企业价值 38%。而几家公司的股价也都下跌超过 4 成。

据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估计,若油价停留在每桶 70 美元的价位,这几家公司的债务 EBITDA 比都将飙升到 6 倍。而债权人希望企业有合理的偿债现金流,通常最高忍受的程度是 4 倍,升到 6 倍时,债权人将停止进一步贷款,施压企业樽节开支,停止探勘新油井,或是逼迫企业卖出资产偿债,而这都将导致新油井的探勘与钻掘停摆。

例如好富石油(Goodrich Petroleum)虽然在美国路易斯安纳州 Tuscaloosa Marine 页岩层发现油藏,但是在现行油价下经济效益堪忧,也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只能摆着不动。好富石油股价半年来暴跌 7 成。

页岩油的另一个特性,也利于竞争对手做如此的经济攻击,因为页岩油油井的衰退速度远快于传统油井,平均而言,开挖 90 天内,产量就会大降一半,这使得页岩油必须随时仰赖不断新开油井来支持产量。目前美国本土页岩油一天生产 350 万桶石油,但只要页岩油新油井的探勘与钻掘停摆,此惊人产量很快就会消失无蹤。

沙乌地阿拉伯的反攻

而这点有助于沙乌地阿拉伯夺回失去的美国市场,过去美国是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随着本土油源开採,2013 年 9 月起,美国进口量就输给中国落居全球第 2,2013 年 10 月,美国本土石油生产量也超越沙乌地阿拉伯,成为全球最大石油供应国,只不过供应的都是本国,而美国自沙乌地阿拉伯进口石油量也随之逐步下滑,2014 年 9 月以来,美国自沙乌地阿拉伯进口石油降到每天 100 万桶以下,不仅对沙乌地阿拉伯的经济是一大打击,也让沙乌地阿拉伯担忧在美国心中的战略地位不保。这是沙乌地阿拉伯急于恢复美国市佔的重要理由。

另一方面,由于强势美元,沙乌地阿拉伯虽然降价出口到美国,但以美元计价的油价,每桶石油的实际购买力并未如帐面上下跌那幺多,对沙乌地阿拉伯来说损失并没有表面上那幺大,但对成本均以美元计价的美国本土页岩油业者来说,跌价损失就是货真价实,这也是沙乌地阿拉伯可以发动价格战的原因之一。

委内瑞拉反成头号牺牲者

不过,沙乌地阿拉伯与美国本土页岩油之间的价格战开打,可能率先牺牲的是第三者,如经济极度仰赖石油出口的委内瑞拉,委内瑞拉石油出口佔全国外汇来源的 95%,但是因为油井老旧、意外频传以及产量自然衰退,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表示需要投入超过 200 亿美元来维护与更新採油设备,而这些都需要以外汇支付,然而,委内瑞拉正面临严重资金外逃,全国外汇存底也就只剩下 200 亿美元,而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还积欠上游供应商 150 亿美元,也就是说,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几乎不可能凑出这笔钱来。

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售油的损益两平成本价位约为每桶 70 美元,但加上必须负担的国内补贴等额外支出,实际上支撑营运所需的价位还得更高,若油价因沙乌地阿拉伯掀起价格战而持续低迷,恐怕最先「倒闭」的,不是美国页岩油公司,而是委内瑞拉整个国家,所以,或许美国页岩油企业的前景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幺糟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