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蹭生活 >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

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发布时间:2020-07-22   来源:W蹭生活    
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漫画达人冯庆强(曾宪宗摄)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书店门口的营业告示由冯庆强所画。(曾宪宗摄)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冯庆强在书柜上搜寻良久,兴致勃勃地介绍他喜欢的书。(曾宪宗摄)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冯庆强画作(受访者提供)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冯庆强导演的动画短片《小流氓之杀出毒龙潭》。(受访者提供)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漫画达人冯庆强 接手书店 拉阔阅读视野

从车水马龙的英皇道,拐进一幢旧式住宅大厦的地库商场,一眼看到尽头的走廊两旁,有眼镜舖、推拿店、印度小餐馆等小店,灯牌在白天的室内无所谓地亮着。

走廊尽头本是老字号二手书店森记,如今由新老闆接手,取名「Booska」,主打漫画、电影及艺术二手书籍。

书店一周只营业三天,老闆是冯庆强。从爱看漫画到画漫画

到访当天,书店不营业,安静地藏在人流不多的地库商场深处。玻璃门上贴着营业告示:书店逢星期五、六、日下午三时至晚上八时营业,旁边是冯庆强的卡通自画像。这时,满头大汗的他从商场入口赶至,赶紧蹲下开锁推开玻璃大门,扑面而来的是旧书气味。他打开空调,拿起空气清新剂喷了喷,「不好意思,好大阵味,几天没回来就会这样」。他解释说因为上面是森记的书仓。书店开业一个月,书架还没放满,「猪肉枱」有点凌乱,上面摆放着标贴价钱的胶纸。「其实我想布置吓呢度,不过还未有时间,我想贴些电影海报。」

冯庆强是漫画家,近年集中影视作品的视觉创作,突然开书店卖二手漫画和电影艺术书籍,其实并不叫人太意外。森记是漫画租书店的老字号,开业多年,因为愈来愈少人租看漫画,生意与日俱减。老闆娘与冯庆强原是老朋友,得知有人放售一批电影书籍,便跟他说﹕「反正你没事做,不如畀你搞。」「我心想,我又不喜欢买衫,对食物又冇乜兴趣,其实我是穷的,但有钱也没地方花,都是用来买书买碟。」因为租金可以商量,喜欢看书的他一直对经营二手书店感兴趣,便儘管一试。

在福利会迷上功夫漫画

「我爸爸有句口头禅,『总之唔好做坏人』。」冯庆强自幼家教甚严,村内体育馆请来师傅教武术,父亲怕儿子学坏而不让去。他每月跟随爸爸到福利会开会,跟一班小朋友玩,竟为他打开了漫画的世界,「那裏的哥哥看《小流氓》(后易名《龙虎门》)、《李小龙》,都是功夫漫画居多。那些漫画通常混合了张彻和李小龙电影情节,张彻的特别暴力血腥,我很喜欢」。看得入迷的他不顾父母责骂,将每天几块的零用钱存起来,一有机会便到附近的二手书店买漫画。「那间所谓的书店,其实只放得下一张旧式剪髮椅、一个客人和一个老闆的铁箱。」从小学到中学,他将买来的漫画一直堆叠,渐渐佔据了整张牀足足三分之二的位置,「当年我们住木屋,房裏挂蚊帐,蚊帐内就是我的空间」。当下在小小书店裏我们被一室旧书包围,不知可会勾起他与书同眠的熟悉感觉。

因为无心向学,冯庆强中三便辍学,在粉岭火车站餐厅找了一份兼职侍应工作,「在餐厅挣钱,是想存钱去铜锣湾大丸百货公司买漫画」。他笑说自己是「乡下仔」,在学时期仅踏足过港岛两三次。一心想到漫画社工作的他,因为写画部没有空缺,先应徵分色部,负责单调乏味的套版工作,后来应徵上官小宝的漫画助理,「我连邮局都信不过,亲自从粉岭搭车到鲗鱼涌交稿应徵,我一生人都没有去过这个地方,要妈妈问亲戚怎样去,搭什幺车、从哪个路口走进去」。他感激当年中学的美术老师对他影响很大,不轻视漫画,更一直鼓励他,带他到旺角的广益美术用品公司买钢笔和喷枪,当大部分人以黑白稿应徵,他用喷枪落颜色交彩稿,「不过其实我当时钢笔也是每晚练习,相信我手钢笔都几劲」。他最终如愿获聘,在写画部负责风位和彩稿,用钢笔绘画人物出拳等动作的速度线,也帮忙落颜色。

冷门作品另有吸引力

他形容自己自成长以来一直对新事物后知后觉,在漫画社工作的日子,最大的得着是下班后可以搭车到铜锣湾大丸和松坂屋,接触更多日本漫画,包括认识了另类的日本漫画家丸尾末广,「青林堂的书很冷门,它们的漫画全部都不靓,但有一种bad taste的吸引力。有时bad taste is good taste,因为是other」。他也开始大量阅读流行杂誌,看《青年週报》、《年青人周报》、《电影双周刊》,「即使看不懂内容,都会受影响,有些人名和观念会记住」。他至今依然记得在《年青人周报》第一次看到介绍罗兰‧巴特的文章,「我都不知道他是谁,整篇文都看不懂,但那个年代大家都不太介意看不明白,因为那是一种与别不同的东西,与别不同的东西是看不明白的」。他看《号外》,也看李志超介绍前卫艺术家如何利用动物的生肉作表演,看《音乐一週》、《摇摆双週》介绍最新的流行音乐,认识到乐队Japan的中性打扮,「回过头想,当年真係几大冲击,发现世界原来有这些东西」。他慨叹今天的年轻人很接受同质性,想跟别人差不多,「我就觉得愈冷门愈有型,当别人好奇为什幺你会看这些东西,你就知道自己选对了」。

从电影汲取美学养分

冯庆强后来跟随同事转职玉郎集团,在水彩房负责彩稿,只做了一段短时间便辞去。他发现自己渐渐失去模仿黄玉郎和马荣成漫画的热情,「我不觉得自己模仿得比别人出色,又不想每天为别人填色」。他说当年转变的关键是看到利志达的《同门少年》,惊讶漫画原来可以如此这般自成体系。此后他涉足影视,从事广告和电影的视觉设计,负责设计灯光、美术风格、色温和构图等画面内容,对不同作品的美学经营一直谨慎批判,「当我们看到一部作品,觉得做得好靓,好有气氛,觉得画面好精彩,第一件事就要想,点解他可以做到,要经常有警觉地分析看到的东西,知道为何会有这些感觉」。

冯庆强喜欢电影,杨德昌是他其中一个很欣赏的导演,「他的电影,即使是《一一》, 给观众感觉很自然的演出,讲一个家庭裏和睦的人际关係,好像很温情,但一切都是用很高超的技巧设计,很人工化」。他认为,戏中小男孩喜欢拍摄人的背面,其实是很具文学性的修辞,是导演对人和生活的知性拆解,比喻很厉害,但这种童真以技术建构,「他早期电影对世界的愤怒我更buy」。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他也看过无数遍,最深刻是他用很多中景和远景镜头,强调人物行为如何受环境影响。「比如小四用刀插死小明时,导演技术性地避开所有激动的场面,当小四听着小明说:『我就跟这个世界一样,这个世界是不会变的!』他不让观众看到小四的反应,将张力放到观众想像裏,那摧毁了他对世界仅余的理想,他的激动要你想像,我觉得劲到爆。」杨德昌电影长镜头对构图的影响力、人物与摄影机的调度都叫他歎为观止,他的创作亦时有保持这种意识。

除了美学冲击,电影对冯庆强的吸引亦在于对世界複杂性的思考,他特别提到波兰斯基的电影,尤爱《魔鬼怪婴》,电影讲述事业失意的男主角跟魔鬼交易,让太太怀上魔鬼之子,「最后他太太即使知道自己所生的是魔鬼之子,将造成一场灾难,但她看到自己的宝宝在哭,还是会哄他入睡」。他被电影「正不能胜邪」的论调深深震慑,「导演相信人最后会输给自己的人性,所以邪恶总会佔上风,人性甚至是邪恶得以继续存在的原因」。

盼于书店交流观影心得

他抬头指向书店的一幅玻璃墙:「我打算在这个位置挂个屏幕。」他希望书店将来可以举办电影会,邀请朋友分享,「因为我自己都锺意听」。他的书店除了漫画,也期望陆续收集更多与电影相关的书籍。他记得以前到访过一些电影书店,大多推销怀旧,售卖旧物,影评人舒琪经营书店POV的方式和态度却别具一格,「当年互联网没那幺流行,没有IMDb(网络电影资料库),书店会介绍一些平时在碟舖看见也不知道是什幺的电影,他会简介班底,告诉你编剧和摄影师是什幺人」。书店会贴出舒琪的介绍,「他的评论有态度,有批判点,却从来不避开主观判断,会让你觉得评论本身是个策略,他告诉你这些戏你要看,但这些戏不一定好看或不好看」。他笑说自己上去不一定帮衬,却总想去看看有什幺新介绍,看影碟和书籍上的简介就像上了一课。「如果有一天经营一间可以卖很多电影、美术书籍的书店,可以令人对这些事感兴趣,到我的书店,像我当年到POV那样,每次学到少少,做到少少咁样,已好好了。」

说到自己的书店,他希望可以为漫画家利志达开设独立专柜。「他从来没有想过讨好任何人,漫画的个性很强。」他认为利志达即使早期作品如《黑侠》、《天妖记》和《石神》,在分镜头技术、说故事的方式上已是香港漫画家中最为高超,「很多读者觉得看不懂,看漫画想找个解释,但我享受画面的经营,空间、构图、线条的处理,我觉得近四、五年他已去到登峰造极」。他认为单纯讲画面的经营、对钢笔的运用、视觉的编排、如何吸引读者的想像力,利志达已经超越了利的偶像大友克洋。「很可惜的是他在香港很冷门,读者太少。他有自己的体系,不要讨好人,在这个年代很困难。」他希望为他写一篇长篇文章,仔细介绍观赏的方式。

森记留下的漫画,比较珍贵的大多已经卖掉,冯庆强认为现存的相对不太吸引,期望陆续收到好书的同时,也希望将自己的部分收藏拿出来推荐给客人,比如日本左翼影评人佐藤忠男写的一套日本电影史,「我看过后觉得是好书,特地多买了两套,一套送给朋友,一套保存了下来,一直很想找到同好,告诉他这套书其实真的很好」。他一边在书柜上下寻索,拿出好几本喜欢的作品细心介绍,「如果你有朋友出版同人誌,漫画又好,电影又好,能够帮忙放在这裏卖,我也很开心」。

阅读不为目的 才能看得更多

虽说卖二手书的利润相对比新书高,即使生意淡薄也比较易营利,冯庆强同时需要找方法,例如教画帮补收入,支持书店继续营运。对以后的去路,他没有多想,多年后的今天,他也许已经满足了父母的期许,没有成为「坏人」,一如既往地享受当下。「你有没有发现,很多人看书都是有目的去看?」他平常喜欢到二楼书店不带目标地随意搜索,笑言自己「看书看得很杂」,有时会循书封推荐者的名字和推荐序决定买一本不认识的书。二手书店的限制正可以排除偏重实际的阅读习惯,让读者享受单纯的阅读乐趣,到书店与「阅历」渊博又有趣的老闆聊聊天,可能不经不觉,便度过了一个晚上。

文//潘晓彤图//曾宪宗、受访者提供编辑//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