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坊 >「你为什幺总是不快乐?」临床心理师:不用读心术,套入数学公式 >

「你为什幺总是不快乐?」临床心理师:不用读心术,套入数学公式

发布时间:2020-06-11   来源:W生活坊    
「你为什幺总是不快乐?」临床心理师:不用读心术,套入数学公式

文 / 现任初色心理治疗所专任临床心理师 苏益贤

「加薪啰!」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个好几年不曾提起的字眼。

「加多少?」

「年薪加五十万!」天啊,拜託、拜託,快来。这数字也太梦幻了!

但你可知,即便加薪五十万,也不一定能让某些人快乐起来吗?

除了心想「太可恶了,到底是谁」之外,我们更纳闷的是,为什幺会这样呢?这牵涉到愉悦感的第二个特性,「愉悦感是相对的」。

对月薪两万多的上班族而言,加年薪五十万是极大的福音。不过,同样的调薪,对某些人来说却是还好,例如年薪上千万的董事长。 像这样因比较、差异而使我们感受到不同程度的愉悦,就是一种「相对性」。

第一、二、三名,谁的脸最快乐?

运动比赛的高潮,除了发生在第一名选手到达终点的瞬间,也常发生在颁奖典礼的时候。猜猜看,在颁奖典礼上,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谁的脸最快乐?

研究人员出席各大运动赛事,拍下颁奖典礼时前三名选手的脸。接着,将照片里选手的脸撷取出来,只保留完整的大头照。之后,他们将这些大头照全部打散、随机排列,用电脑呈现给大学生看。

看完每张脸后,学生要一一评分:「你觉得照片里的这个人,他/她看起来多快乐?数字愈大,表示你觉得他/她愈开心。」

若以「现实条件」来看,最快乐的人理应是冠军,其次是第二名与第三名选手。结果却不是这样。在统整最后的评分之后,看起来最快乐的脸是第一名(没办法,毕竟人家真的拿到第一名啊), 但第二快乐的人却是第三名 。

如果我们有一台读心器,在颁奖典礼时,想必可以听到很多第三名选手在吶喊:「好里加在(台语)!差点就没办法上台了!爽啊!」第二名内心的吶喊则是:「X的,有够呕!差点就是第一名了⋯⋯」

是不是? 愉悦感这种快乐,跟「比较」很有关係。

住在富裕社区的人,反而比较不快乐?

比较是人类常见的心理,但有时为了在心里「比赢」,让自己感觉舒服,我们也常因此做出一些不太理性的决定。

在一个实验中,参与研究的人可以自己决定模拟情境的起点是什幺。

一般状况下,情况二其实比较理想,年薪三百万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报酬。不过,参与研究的人看到别人的年薪居然比自己高,往往不选择情况二。出于比较心态,许多人宁愿选择情况一,也不要选情况二。

比较效应无所不在,经济学家艾佐.鲁特莫(Erzo Luttmer)曾做过一项调查。

他找了一群年收入差不多的人,分析他们所住的区域,将这群人分成两组:一组是住在整体而言跟自己差不多富裕的社区,另一组则是住在年收入比自己略低的社区。你可以猜猜,在年收入差不多的基础下,哪一组人过得比较快乐?

许多人认为,经济条件变好之后,理应要往更高级、更舒适的地方移动。不过,这个调查发现,那群住在整体而言富裕社区里的人,反而比另一群人还要不 快乐。

背后可能是因为,在那样有钱的环境下,邻居之间彼此有太多东西可以比较了。 比车、比房、比小孩学的才艺,永远都比不完;而愉悦这种情绪,是不堪比较的 。

你也有「脸书忧郁症」吗?

网路时代,比较这个快乐杀手更是畅行无阻。

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曾针对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这些社群平台用户的心理状态做了调查。结果发现, 常常使用这些社群平台的人,往往睡眠品质不佳,许多用户还出现焦虑、忧郁、孤独等情绪。

相关研究发现一种称为 「脸书忧郁症」 的现象,目前几个调查的初步结论是:

曾带给我们许多欢乐、归属与社交连结的脸书,怎幺反而让我们变得不开心了?一个可能的原因是, 脸书虽然让资讯流通,却也让「比较」变得容易。

滑一下你的脸书,一般而言,我们很少在脸书上一一细数、公开展示自己的「不幸」。相反地,放眼望去,脸书上分享的几乎都是好消息:谁升迁、谁结婚、谁脱单、谁买车、谁买房、谁跑去旅游了⋯⋯。

看到这些好消息时,我们的内心难免比较:「为什幺某某正在日本开心地旅游,而我现在只能在家里看这本快乐的书⋯⋯。」

「比较」让人不快乐的数学公式

「比较」让人不快乐,这个现象甚至可以转化成一个数学公式 。2016 年,拉特利奇(Robb Rutledge)和其他四位研究者做了一系列研究后,把实验者感受到的快乐,写成这个公式:

「你为什幺总是不快乐?」临床心理师:不用读心术,套入数学公式

第一次看到这个公式时,我也傻住了。不过,把公式每一项拆开来理解,就会发现这个公式其实很有意思。

总共有 47 位彼此互不相识的人参与研究,在随机分组之后,参与者必须按照指示完成任务。有些任务需要赌一把,可能会输钱或赢钱;有些任务获得的报酬则是可预测的,不用赌。

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参加实验的人可以看见其他组员赢钱、输钱的状况。 同时,在执行任务的特定时刻,实验者也会一一询问每个人当时觉得自己有多快乐。

在不用赌博的任务里,实验参与者得到的钱是 w1 这一项,称为 「有把握的报酬」(certain reward, CR)。而在赌一把的任务里,参与者得到的钱是 w2,因为有输有赢,称为 「有输有赢的报酬」(average reward, EV)。快乐跟这 两项有关係,这很直觉,赢了多少钱、拿到多少钱,自然会影响我们的快乐。

不过,还有其他几项影响快乐的因素。w3 这项,指的是在任务执行过程中,我们 「实际得到的钱」与「自己内心期望得到的钱」两者的落差 ,称为 「增强预测失误」(reinforcement prediction error, RPE)。

针对 w1、w2、w3 这三项因素,哪个因素最能影响参与者的快乐呢?是有把握的报酬、有输有赢的报酬,还是增强预测失误呢?

统计分析发现,参与者实拿的钱(也就是 w1 和 w2 这两项)虽然会影响快乐,却不是最有力的预测因子。 最能影响快乐的,是参与者在心中「比较」的行为,也就是参与者实拿的钱和期待拿到的钱之间的落差(w3)。这刚好可以解释实验者观察到的怪现象:随着游戏进行,参与者拿到的钱基本上是稳定上升的,从一开始的台币 800 元增加到 1,150 元,但他们的快乐却没有跟着变多;原来是「比较心」减少了他们感受到的快乐。

还有两个因素可以预测快乐,就是 w4 与 w5 两项,也都跟「比较」有关。

因为实验採分组进行,参与者可以知道伙伴的获利状况。如果自己赢了、伙伴也赢了,我们会很高兴。不过,如果自己赢了、伙伴输了,我们会因为比较而感受到 「优势不平等」 带来的内疚,使得快乐程度降低(这是 w4 这一项,受试者 Rj 获得的报酬高于伙伴 Oj)。

如果自己输了、伙伴也输了,我们可以理解,也比较容易接受。但若我们输了、伙伴却赢了钱,我们则会因为比较而感受到 「劣势不平等」 带来的忌妒,使得快乐程度降低(这是 w5 这一项,伙伴 Oj 获得的报酬高于受试者 Rj 自己)。

简言之,「比较」所引发的落差,不管是跟自己比、还是跟他人比,都可能带来相关的负面情绪,进而影响我们感受到的快乐。 从起床到现在,你今天是否曾在心里不小心「比」了什幺? 若我们对于自动自发的「比较心」有更多觉察,就更能找回快乐主控权。

快乐练习推荐阅读:

《练习不快乐?!:不快乐是一种本能,快乐是一种选择》

「你为什幺总是不快乐?」临床心理师:不用读心术,套入数学公式

这里买


上一篇: 下一篇: